请选择搜索类型: 期刊 | 论文
    低碳发展模式下我国医药技术创新的价值取向重构

    低碳发展模式下我国医药技术创新的价值取向重构

       摘要:传统发展模式下,医药技术创新在价值取向上存在重经济效益轻生态价值和人文价值的倾向,由此引发诸多价值危机。低碳发展模式下,需要重构医药技术创新的价值取向。在强调医药技术创新经济价值取向的同时,积极倡导生态和谐,重视人文价值取向,使医药技术创新有利于人的全面发展。从而实现经济价值、生态价值及人文价值的和谐统一。

       关键词:低碳发展模式:医药技术创新:价值取向重构

    一、 低碳发展模式与我国医药产业发展的新契机

        近年来,在我国医药卫生领域中,各级政府和相关部门都很重视技术创新工作,中国医药工业产值保持快速增长的态势。2009年,我国医药工业总产值达到10048亿元,比2005年增长了5684亿元,年均增幅为23%。预计2010年中国医药产业7大子行业工业总产值约12580亿元,按照这样的发展速度.到2011年,中国可望成为全球第三大药品市场。仅次于美国和日本。{  是,由于业内片面强调经济利益,对环境问题以及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很少进行探索性实践,导致高速发展的医药产业出现了一些明显的负效应。低碳发展模式的提出对于我国医药产业突破创新瓶颈,取得历史性突破是一个新的契机。

       在低碳技术前沿的竞争中,中国医药产业有可能争取到属于自己的机会.因为我国医药产业在发展低碳技术方面有自己的优势。首先,在医药制造业的很多研发领域,我们和发达国家处于同一起跑线。医药技术创新主体包括企业研究机构和大学等部门,它们在先进技术的研发上有比较活跃的团队。目前.不少医药技术发展速度相当快,有的已经在向其他国家出口。其次,要看到我国的医药制造业有一个独特的优势,即拥有巨大的国内市场。而市场需求恰恰是驱动技术创新飞速发展的不竭动力,并且,市场规模庞大,其研发成本更容易分摊。这意味着改变依靠传统产业的老路,走低碳发展模式.是我国医药产业实现跨越式发展的新契机。我国医药产业要想抓住这个契机,关键不仅在于积极进行相关低碳技术的研发.还在于对技术创新的价值取向进行反思并重构。因为.价值取向是创新主体进行创新活动的精神驱动力,是创新行为的最终依据。

    二、传统发展模式下我国医药技术创新的价值取向反思

       在价值哲学的视野中,技术创新本身不是价值中立或者价值无涉的。这一过程蕴含着创新主体的价值取向。在具体的医药技术创新实践中.技术创新主体的价值取向往往是多元的,分为物质价值取向与精神价值取向两大类,进而可以继续分解为经济价值取向、生态价值取向、人文价值取向等。各种价值取向之间在不同的社会发展阶段,并不是等量齐观的,而是有所侧重,主次分明。

       在传统的发展模式下,我国医药技术创新被理解为单纯的经济学概念,认为医药技术创新追求的核心是经济价值。与此相对应,医药行业内对技术创新效果的评价,只看能否带来经济效益。这种单纯追求经济效益的价值取向客观上对推动我国医药工业的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有其必然性与合理性。但是由于医药工业中的技术创新主体长期对技术创新负荷的其他价值视而不见,使技术创新的负价值,特别是在生态领域、社会人文等方面的负价值全面爆发。

    ()重经济增长轻生态建设:人与自然关系严重对立,忽视生态价值取向。

        医药技术创新的发展本应该有利于生态环境保护,因为医药技术创新的目的在于管理、保护并且以可持续的方式利用自然。但是在传统发展模式下,医药技术创新主张对人对自然改造的随意性.纵容对自然开采的掠夺性,扭曲了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们更多关注新技术应用给经济增长带来的效益,对于这一技术会不会给生态环境带来不良后果没有给予足够的关注。例如,中国头孢氨苄的年产量超过两千吨,随着新医改的推进,未来还将持续增长,但是传统的化学法生产头孢氨苄会排出较多的废气废水,对环境的危害较大。另据统计,我国每年仅植物类药渣的排放量就高达65万余吨,目前这些药渣多以堆放处置为主,这种处理方法不仅耗去大量资金,更造成了资源浪费和严重的污染。m  传统医药技术创新所导致的负价值由此可见一斑。传统发展模式下,医药技术创新对于生态价值的忽视受近代以来的人类中心主义自然观的影响。近代人类中心主义的理论核心是“主客二分”。所谓“主客二分”,始于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这种二元论思维方式。笛卡尔把“思”作为主体的本质规定突出强调,人的理性使人高于其他存在物,把人从万物当中区分开来,成为和自然相分离的主体,自然成为与人这个主体相对立的存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也就被简化为主体和客体的关系。“主客二分”这种思维方式强调人的主体地位,发展出人类中心主义价值观。这种价值观认为,人的利益是我们处理人与自然关系的唯一出发点和目的.人与自然是简单的征服与被征服的关系,而不是部分和整体的关系。“人类中心主义”自然观给传统经济社会发展模式带来重要的影响。在医药技术创新领域,对人与自然关系的认识存在一定的片面性,从而在创新过程中简单、粗暴地处理人与自然的关系。此外,“主客二分”的思维方式过度强调医药技术创新主体的“主体性”,不知不觉地助长了医药技术创新主体在创新活动中对生态价值视而不见。

    ()重“物”轻“人”:医药技术创新的人文价值异化。

        医药技术创新的人文价值取向要求创新过程应该有利于人的全面发展.创新结果不能违背人的价值.人通过技术创新获得存在和发展,不应该出现人的异化,达到技术创新的发展和人的发展和谐统一。

        在传统发展模式下,医药技术创新对于人类的全面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是,随着技术的发展,人们对医药技术创新能否为人类带来真正的幸福产生了怀疑和动摇。医药技

    术创新成果的应用,在人的文化、心理、认识、伦理等方面产生了消极的影响。并最终引致了技术对人性的压抑和摧残.使人的主体地位削弱,在精神上感受到自身意义和自我价值

    的缺失,不利于社会和谐发展。比如,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用于基因治疗的药物研发成为医药技术创新的重要成就。这类药物的应用不仅可以给研发主体带来丰厚的经济利益。也

    可以帮助人类弥补个体缺陷,从表面上来看的确使人的生活质量得到改善。但问题在于,人类基因的完善并不意味着人会更加幸福、人类社会更加完美,更不意味着人类获得更好的发展。因为我们已经看到,基因技术的创新也会对人的家庭观、人生观、价值观以及以往的社会规范和生存规则带来强烈冲击。哈贝马斯认为,基因干预技术与人种身份的自我鉴定、人性的自我认识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以优生为目的的基因干涉限制了其他个体对自己生命方式的选择,因为个体的自主选择是以完全自主地拥有自己的身体为前提的,身体是实现个人存在方式最基本的媒介。一旦前辈对他们实施基因干涉的话.一切都将无从谈起。因此哈贝马斯禁不住大声询问:“这是谁的力量,这是对谁的控制或对什么的控制?13]~122)

       正因为如此.早在上个世纪,胡塞尔就指出技术在根本上排斥了人的价值和意义问题,使人落入“不幸”的时代。他认为现代人让自己的整个世界观受实证科学(技术)的支配,

    并迷惑于实证科学(技术)所造就的“繁荣”。这种独特的现象意味着,现代人漫不经心地抹去了那些对于真正的人来说至关重要的问题。H  马克思也指出:“技术的胜利似乎是以道

    德的败坏为代价换来的,我们的一切发现和进步,随着人类愈控制自然。个人却似乎愈益成为别人的奴隶或自身的卑劣的行为的奴隶.⋯⋯我们的一切发现和进步,似乎结果是物质具有理智生命,而人的生命则化为愚钝的物质力量。”【 ㈣

    三、低碳模式下我国医药工业技术创新价值取向的重构

       纵观人类的技术发展史,不难发现,要想使某项技术创新活动不产生任何负价值是不可能的。但调整好创新主体的价值取向.弱化技术创新的价值异化问题.使其负价值最小化、正价值最大化却是完全可能的。在低碳发展模式即将成为未来世界经济发展大趋势的

    背景下.“惟经济价值取向”的技术创新已经不符合时代的要求了。医药工业的技术创新应该是事实与价值的统一,经济价值、生态价值以及人文价值的统一,要实现这种协调统一,

    关键在于医药技术创新的主体要有积极的价值取向。弗洛姆指出,现有的技术之所以不人性、不人道.根源在于其技术活动背后的价值理念。I6J -92)因此,在低碳发展模式下,创新主

    体的价值取向重构已经成为医药工业技术创新活动首先要解决的问题。重构并不否定在技术创新活动中对经济利益的追求,重构后的价值取向不仅要关注经济价值取向,更应该强调人文关怀、关注生态平衡,从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中获得社会和谐以及人自由而全面的发展.只有这样才能缓和医药技术创新在生态价值危机和人文价值危机这两方面越演越烈的趋势。

       ()构建医药技术创新的生态价值取向:倡导技术创新的生态和谐。

        技术本身具有生态价值。所谓技术的生态价值.是指技术作为人类变革自然界的手段,在改造自然的过程中协调人和自然的关系以及维持生态系统平衡所起到的积极作用 17]作为处理人与自然关系的医药技术创新活动,不能推卸其对于自然生态问题的责任,其创新成果在追求经济效益的同时,也应该体现出技术应有的生态价值。因此,在低碳发展模式下,医药技术创新需要强调生态价值取向,提倡在获取经济效益的同时,实现医药技术创新的生态化转向,使医药技术创新变成一种以生态和谐为价值取向的技术创新。所谓医药技术创新的生态化转向,是指医药技术创新在其创新的过程和结果中都要合理地考虑和利用自然资源以及环境容量。它是一个多目标的创新系统,其最本质特征是在传统技术创新获取经济利益目标上,增加了促进自然生态平衡协调、社会生态和谐有序的双重目标。

        第一,在自然生态协调层面,医药技术创新的生态价值取向主要表现在.创新要有利于维护自然生态的稳定与和谐,在追求经济利益的同时,要考虑到技术对自然环境的负面影响。主张通过合理的技术创新方式。消除人与自然的紧张关系。在这个层面,医药技术的生态价值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医药技术推动着科学的进步与发展,使人类对自然的认识不断深入;二是医药技术为人类协调人与环境的关系提供物质手段;三是医药技术进步为解决发展与环境的矛盾提供前提和保证。为了实现以上要求,医药技术创新的成果应该具有以下特点:(1)医药技术创新成果从生产到使用直到废弃处理,各个环节都对环境无害或者危害最小。(2)医药技术创新成果应该最大限度地提高材料、资源的利用率。(3)医药技术创新过程应该最大限度地节约资源,在创新产品生命周期的各个环节尽量做到消耗的能源最少。(4)医药技术创新成果应尽量提高可回收再利用率。

       第二。在社会生态和谐层面,医药技术创新的生态价值取向主要表现在技术创新要与社会的和谐发展相协调。医药技术创新的生态化可以从根本上推动粗放型经济发展模式的转变,增强资源和生态环境对经济发展的支撑能力,形成有利于节约资源、减少污染的产业结构、生产模式和消费方式。进一步实现从征服型、掠夺型和污染型的工业文明走向和谐型、恢复型和建设型的生态文明。这种生态化转向有助于社会生态的和谐有序发展,有助于促进社会利益公平、合理分配,从而化解社会矛盾。只有当医药技术创新与社会的政治、文化、教育、经济以及其他诸要素协调发展时,医药技术发展的现实基础才更扎实.其动力也更强劲。在此基础上,医药技术将得到持续快速的发展,其社会负价值将不断降低。这样,才能保持医药技术创新与社会进步、经济发展相适应。

       ()构建医药技术创新的人文价值取向:倡导人性化医药技术创新。

        从最终的意义上来说,低碳发展模式是一种更好地促进人类社会发展的新模式。而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科技的发展都渗透着人的发展问题,都是人的发展的不同形式和内容。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低碳发展模式是以人的发展为根本内容和中心目标的。低碳发展模式所追求自然生态平衡和社会和谐有序,最终是致力于人的全面发展。因此,与传统发展模式不同。低碳发展模式下的技术创新应该是一种人性化的技术创新。所谓人性化的医药技术创新,是对传统技术创新理论的一种新的诠释,要求在医药技术创新过程中考虑技术对人和社会的影响.既要保证技术的创新性和实用性,又要保证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在实现技术创新经济价值的同时,也要创造人文价值,从而实现人类发展和技术之间的协调。具体说来,人性化的医药技术创新应该追求以下几个层次的价值:

       第一,人性化技术创新在工具层次上的价值:表现在医药技术创新能提高生产率的、减轻劳动强度、增加物质财富等方面的手段价值、工具价值。从这个意义上说,传统发展模

    式下的技术创新并非绝对没有体现人文价值取向。毕竟传统发展模式下的医药技术创新确实能提高生产率、减轻劳动强度、增加物质财富。毋庸置疑,这一点是人性化技术创新在工具层次上的价值取向。工具价值不能代替人的本质力量去实现其目的价值.但不可否认它对于目的价值的实现有重要的基础性作用。

       第二.人性化技术创新在精神层次上的价值:医药技术创新的过程不仅仅是一个提高生产率、增加物质财富的物质过程.它同时也一个精神过程。医药技术创新活动本身就凝聚着人类的精神再造,在创造物质财富的同时,也能给人的精神生活带来享受。一方面,劳动生产率的提高、物质财富的凝聚可以使医药技术创新主体有更多时间和机会去享受更为丰富的精神文化生活。另一方面,医药技术创新会导致医疗保健的改善,这种改善在本质上能够更好地满足人的生存需求,包括精神需求。因此,人性化技术创新应该关注人的精神需求。医药技术创新的人文价值取向还能够使人性更加完善,使人格更加丰满。

       第三,人性化技术创新在本质层次上的价值:医药技术创新在实现人类物质需求和精神满足后,最为根本的是实现人的全面发展 正如爱因斯坦在1931年对美国加州理工学院的学生讲话中曾说过:“如果你们想使你们一生的工作有益于人类.那么你们只懂得应用技术本身是不够的。关心人的本身.应当始终成为一切技术上奋斗的主要目标;关心怎样组织人的劳动和产品分配这样尚未解决的重大问题,用以保证我们科学思想的成果造福于人类,而不是成为祸害。你们在埋头于图标和方程时,千万不要忘记这一点。”t8~73)医药技术创新人文价值取向在追求人的全面发展时,并不会陷入近代狭隘的人类中心主义价值观。因为,按照近代狭隘的人类中心主义价值观的思路,人与自然是对立的关系,而医药技术创新的人文价值取向并不意味着把自然当做征服和统治的对象,事实上,医药技术创新人文价值的实现有赖于良好的生态环境,因此医药技术创新的人文价值取向在追求人的全面发展时,必然强调人与自然的和谐,反对人类中心主义价值观。医药技术创新应该有利于创造公平的社会环境,消除人和人之问的对立和冲突。虽然在追求的过程中完全消除对立和冲突是不可能的,然而就人的不断发展而言.无论对于个人还是人类,每一步创新和发展都是人的全

    面自由发展的阶段与环节.这就要求在每一个技术创新活动中必须时时关注技术的目的与价值走向。

        ()实现医药技术创新价值取向的和谐统一。

        医药技术创新要摆脱传统发展模式下技术创新所导致的种种价值困境,构建与低碳发展模式相适应的正确价值取向,需要实现医药技术创新价值取向的和谐统一。一方面,要坚持医药技术创新价值取向的多样性,在医药技术创新活动中,经济价值、生态价值和人文价值都要兼顾。另一方面,在坚持多样性的同时.还要注意各种不同价值取向之间的和谐互补,避免出现各种价值取向的相互替代甚至相互对立。做到这两个方面需要医药技术创新的经济价值取向、生态价值取向以及人文价值取向之间形成一种合理的结构。具体说来.这种合理的结构应包括两个方面:

        第一,医药技术创新的经济价值取向、生态价值取向、人文价值取向三者之间相互支持。在低碳发展模式下.医药技术创新的经济价值取向、生态价值取向、人文价值取向不是各自独立的医药技术创新.而应是同一技术创新价值取向体系的三个方面,它们之间的关系是辩证统一的。首先,医药技术创新的经济价值取向内在地包含有人文价值取向.因为在实现经济价值的同时,医药技术创新能够为人的全面发展作出贡献;其次,医药技术创新的经济价值取向与生态环境之间并不存在根本的对抗。医药技术创新本身是有利于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的。再次,从长远来看,医药技术创新的生态价值取向、人文价值取向不但不会阻碍医药技术创新经济价值的实现,反而可以在更高的层次上使经济价值得到最大化实现。

        第二,医药技术创新的经济价值取向、人文价值取向、生态价值取向之间保持必要的张力。医药技术创新的三种价值取向各有侧重点,必然存在着价值摩擦。为了构建和谐的医

    药技术创新价值取向.需要三种价值取向之间保持必要的张力,形成相互的规约。首先,医药技术创新的人文价值取向和生态价值取向应当规约着经济价值取向,因为人的发展是医

    药技术创新的终极价值目标和标杆.而生态价值取向是医药技术创新活动的基础,应该看到医药技术创新的生态价值取向和人文价值取向有着内在的一致性。重视生态价值取向表面上是强调医药技术创新的生态价值,但是对生态的漠视,其实就是对人的生存权利、健康权利的漠视,也就是对人文价值的忽略;反之,强调人文价值取向,表面上是关注技术创

    新的人性价值,其深层含义却包含着对医药技术创新生态价值的一种关怀。医药技术创新人文价值的实现有赖于良好的生态环境,不关注生态价值的人文。既不是长久的人文。也不

    是真正的人文。其次,不能忽视医药技术创新的经济价值取向。因为没有经济价值而一味地强调人文价值取向和生态价值取向,无异于建设空中楼阁。在低碳发展模式下.要反对“唯经济价值至上”的医药技术创新实践,但是绝不能因噎废食,把医药技术创新的经济价值贬低得一无是处.否则医药技术创新实践就会缺乏现实的激励因素,也会丧失活力,难以持续发展


Copyright © 2013 yixueh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最佳分辨率 1024*768 免费电话:400-8018820 公司地址:衡水市桃城区榕花街通衢苑8号楼1-201

在线客服
<--这段代码是专属于这个站点的:gudaoyx.com--> <--此段代码添加在前。为保证统计准确,请勿将同一段代码添加到多个站点中。-->